新闻背景:日前,中南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发展研究所某人在网上张贴了《征集促使中医中药退出国家医疗体制签名公告》,有上万人参与“取消中医”的网络签名活动。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表示,坚决反对“取消中医”的言论和做法。并认为这是对历史的无知,也是对现实生活中中医药所发挥的重要作用的无知和抹煞。

河南省通过实施5市13县中医中药治疗艾滋病项目,不断探索艾滋病中医中药治疗艾滋病项目的管理方法和管理模式,现已构建起全方位的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管理体系和医疗体系,同时,结合疫情高发区开展帮扶工作,全面落实了国家提出的“四免一关怀”政策。

经历了百年沧桑的中医,仍然艰难地生存着

臭名昭著的“废止中医案”

一是创立了符合河南实际情况的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医疗模式。将省市县乡村的医疗网织为一个整体治疗系统,充分发挥省市县各级政府的力量,充分调动省市县乡村各级医务人员的积极性,使中医药治疗顺利实施。

提起中医,脑海中首先浮现的是一位古稀老人,在风雨飘摇中蹒跚地走来,小心挪动着命运多舛的脚……

国民党政府定都南京后,开始了一系列的所谓“改革”。据中国中医科学院医史文献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医史学专家梁峻介绍:当时,西学东渐,西医向中医的挑战日渐严重,中、西医药界之间的论战日趋激烈,但这种论战仅属争鸣。

二是创立了“三统一、三结合”的实施原则,在实际工作中收效显著。“三统一”即统一组织领导,统一治疗方案,统一观察指标;“三结合”即临床救治与科研相结合,固定方药与辨证施治相结合,中医药治疗与抗病毒治疗相结合。

近日,中南大学科技与社会研究所教授张功耀,在网上发起了“取消中医”的签名,短短几天的时间,应者云集。曾经被视为“中华民族瑰宝”的中医,在人们的讨伐声中,再一次陷入困境;这位老人,也再一次被下了“病危通知”。

然而,时任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的褚民谊及其后台——时任行政院院长的汪精卫,借此大做文章,鼓吹全盘西化。曾留学日本学习西医的、时任国民政府内政部卫生专门委员会委员的余云岫,是废止中医派的代表人物。他把中医等同于巫术,必欲清除而后快。

三是创立了中医药治疗艾滋病新的途径。为不适宜抗病毒治疗的病人、退出抗病毒治疗的病人、接受抗病毒治疗但毒副作用明显的病人,提供了切实可行的治疗方法。

此次“医史钩沉”回顾中医历史,不为驳其“以讹传讹”之说,亦不为正其“有科学性”之名,唯求用最客观的语言记录这位“老人”的风雨历程。

余云岫提出“废止中医”的四点理由主要是:

四是创立了艾滋病新药研究发展的新路子。益艾康胶囊、艾胃安颗粒、泻痢康胶囊等中药制剂的出现,为艾滋病的临床治疗提供了新的手段和方法,为中医药在艾滋病治疗方面的突破奠定了基础。

20世纪前的“一枝独秀”

1.中医理论皆属荒唐怪诞;

五是建立了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社区医疗模式。以省为核心、以市为相辅、以县为基础、以乡村为支点的省市县乡村上下互动、分工合作、分组分诊、巡诊会诊等医疗方式,解决了实际工作中诸多复杂问题。

追溯中医的历史,恐怕要从远古讲起。早在那时,我们的祖先在寻找食物的过程中,逐渐发现某些食物能消除病痛;在使用石器的时候,创造了砭石、骨针疗法,并在此基础上逐渐发展为针刺疗法等。

2.中医脉法出于纬候之学,自欺欺人;

六是创新了医疗规章制度建设,建立和应用了符合河南省情的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各项规章制度。实施质量控制,分级负责,制度管理,定期考核,奖惩分明的机制,为中医药治疗艾滋病做出了有力的制度保障。

此后的几千年,从《黄帝内经》,到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被誉为中华民族瑰宝的中医,在顺境中发展着,并形成了“一统天下”的局面。

3.中医不能预防疫疬;

七是建立了中医药治疗艾滋病人才培养模式。全省涌现出了一批专业人才,夯实了防治艾滋病的技术力量。

然而,正所谓“物极必反”,鸦片战争后,尤其是20世纪,西医大规模进入后,随着国人对西医的态度由怀疑转为信服,中医正式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4.中医病原学说阻遏科学化。他多次宣称,该提案的目的是逐渐消灭中医:一者任其老死,自然消亡;二者不准办学,使后继无人。留洋派占主流的国民政府领导班子,对“取消中医”更是大力支持。于是,一场关于“取消中医”的闹剧就这样上演了。

八是更新了政府、群众、病人抗击艾滋病的观念。通过中医药可靠的临床疗效,改变了人们对艾滋病治疗的认识,从而使政府满意、群众满意、病人满意。

第一次论争:中医告负

1929年2月,国民党中央卫生委员会在南京召开第一次会议。会上,在褚民谊的授意及主持下,通过了余云岫等提出的《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之障碍案》,提案极其荒唐地把贫穷落后的旧中国医药卫生事业的不发达归咎于中医。

1912年,北洋政府统治时期。当时的政府以中西医“致难兼采”为由,在新颁布的学制及学校条例中,只提倡专门的西医学校,而把中医挡在门外,也就是近代史上著名的“教育系统漏列中医案”。

提案称:“旧医所用理论,皆凭空结构,阻碍科学化。旧医一日不除,民众思想一日不变,卫生行政不能进展。”另拟“请明令废止旧医学校案”呈教育部,并规定了6项消灭中医的具体办法:

消息一经传出,引起了轩然大波。扬州中西医学研究会创始人袁桂生率先发表言论:“教育部定章,于中医学校之课程,删中医科目,是可忍,孰不可忍。”自此拉开了中西医第一次论争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