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男,48岁主因体检发现HBsAg阳性27年,肝区疼痛加重1周,于2014年11月开始在华慈诊所用中药治疗。患者27年前初中体检发现HBsAg、HBeAg及HBcAb阳性,肝功能正常,无症状,未予治疗。2014年月肝区疼痛在商洛市中心医院复查,其父母亲为HBsAg、HBeAg及HBcAb阴性。患者由于觉得西医抗病毒治疗治愈率很低,副作用大,花钱太多,坚持用中药治疗,患者在华慈诊所治疗半年,在军大复查病毒定量从2000多下降到正常。患者继续使用中药治疗,想彻底治愈。到西安某医院检查乙肝病毒定量小于20U,大夫建议停药。乙肝是病毒,其

患者××,男,48岁主因体检发现HBsAg阳性27年,肝区疼痛加重1周,于2014年11月开始在华慈诊所用中药治疗。患者27年前初中体检发现HBsAg、HBeAg及HBcAb阳性,肝功能正常,无症状,未予治疗。2014年月肝区疼痛在商洛市中心医院复查,其父母亲为HBsAg、HBeAg及HBcAb阴性。患者由于觉得西医抗病毒治疗治愈率很低,副作用大,花钱太多,坚持用中药治疗,患者在华慈诊所治疗半年,在军大复查病毒定量从2000多下降到正常。乙肝是病毒,其毒久而不去,与邪必结,瘀血必凝。经络必阻。饮邪必生。血瘀与瘀毒长期存在是病情迁延不愈。从肝脾肾三脏,疏

发现血糖高3年。患者于3年前,体检时发现血糖高,当时测空腹血糖8.8mmol/L,遂于本院就诊,考虑为“2型糖尿病”给于“格列美脲”控制餐后血糖、“二甲双胍缓释片”控制基础血糖,血糖控制可,后自停药物治疗,空腹血糖控制在8.6mmol/L左右,餐后未监测,在多家医院诊治,间断服用中、西医药物,效果欠佳,今为求进一步诊治,故来我院。门诊以“2型糖尿病”收住院。病程中无意识障碍,无头痛,恶心、呕吐,无心悸、气短,出冷汗,无全身皮肤瘙痒,无明显多饮、多尿,饮食控制可,睡眠可,大、小便正常,体重减轻。既往体健,否认肝炎、结核等急